365棋牌'
娱评 《张震讲故事之合租屋》“靖王妃”演恐怖片被吓哭
19/01/25 太阳城管理

张慧雯、张艺谋、巩俐、陈道明亮相戛纳电影节

  京华时报讯(记者聂宽冕)去年暑假上映的惊悚IP《张震讲故事》,今年推出了系列大电影的第二部《张震讲故事之合租屋》,并于前晚在京举行了定档发布会,宣布将于暑期档7月8日上映。当天一众主演卢杉、傅亨、魏云、吴谨西等集体亮相。

  此次第二部《张震讲故事之合租屋》的故事是发生在一个四人合租屋中,于是发布会现场也布置成了“家”的样子,并拍摄了VR视频。

  张艺谋新作《归来》亮相戛纳展映,据说有法国观众痛哭不已。而在国内,除了巩俐、陈道明渐入化境的演技,关于这部影片对历史的态度、对原着的改编、对情感的表达,其实都充满争议。设想多年之后,再回过头来评价老谋子这次做减法、玩留白的“归来”,需得先拨开这些争议,才能客观看清。

  历史的留白可理解

  从影片的剧情到上映的日期,都指向“文革”这样一段特殊的历史,也让观众充满期待。毕竟,在目前公开放映的院线电影里,几乎看不到对“文革”伤害的直接反映。但影片上映后,不少观众有种“上当”的感觉:“时代的苦难被弱化成‘知音体’家庭伦理剧,被粉饰为《老年版初恋50次》加《人类版忠犬八公》加《中国版脑海中的橡皮擦》。”

  不满足的情绪,继而延伸到对电影删改原着的批评。“如果能将陆焉识在戈壁上逃跑的惊心动魄拍出来,能将劳改营里的人间惨状拍出来,哪怕只是一点点,也足以超越《活着》了。”在目前所见的批评声中,这一条得到了许多观众的认可。

  然而,且不说在当下的审查环境里,要求一部院线电影满足观众的这些期待是否具备可操作性,也不论电影作为独立的艺术作品,是否就必须拷贝原着。其实还是有很多观众发现了片中细思极恐的留白,例如陆焉识得知同窗好友余大卫自杀后,为何没有如常人一样惊诧、哀痛,而只是沉默?留白处正是“劳改营里的人间惨状”。

  情感的留白好可惜

  厘清了历史、原着这些电影背后的元素,再来进行对《归来》的评价,影片本身的得失才浮现出来。斯皮尔伯格的那句“哭满一小时”,曾是影片的宣传噱头,其实也是一个危险的信号:眼泪多了就不值钱了。事实证明,是深情还是煽情,也成为观众争议的焦点所在。

  从观众评价来看,《归来》如张艺谋所期待的那样,用一段“父辈的爱情”打动了不少年轻观众,陆焉识与冯婉瑜的长相守,成了90后心目中“不可能再有的理想爱情”。片中陆焉识为寻回冯婉瑜的记忆,假扮各种身份来弹钢琴、念信等情节,也如愿让观众潸然泪下。

  但在更冷静的观众看来,这只是一出老旧的催泪弹,是一次精确计算的煽情。有影评人就分析道:“没有适当的铺垫,两位主角一上来就爱得深沉,要死要活的。两人的感情为什么这么深,冯婉瑜为什么对陆焉识这么痴情,观众都无从得知。因此,影片的所有情绪都缺乏基础,变成无根浮萍,煽情也变得廉价了。”

  在这一维度上,反倒可以谈论一些改编原着的缺失。陆焉识出身旧式富商家庭,却做派西化,冯婉瑜是其继母的姻亲,两人的结合本就是时代的错位,陆更曾逃到国外另觅佳人,对冯的温情也始自同情、感动,到了荒野无涯的劳改中,他才惊觉爱情。电影两小时的容量,自然难以完整呈现这些前因,但这其中的情感变化,即使只是一部爱情片,也会更有况味。(记者 万旭明)

  该片女主角卢杉曾在《琅琊榜》中饰演“靖王妃”,一向以温婉可人形象示人的她出演恐怖片,卢杉笑言“一开始我是拒绝的”。她表示在片场看着逼真的道具布景,还有化妆造型,自己很容易融入其中,被吓到,一场卧室里的戏把她当场吓到流泪。

阳光在线原创新闻,转载请注明出处!